·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ca88亚洲城 | 通渭新闻 | 领导之窗 | 公示公告 | 特色产业     政务动态 | 通渭概况 | 项目建设 | 志愿行动
宣传工作 | 理论学习 | 扶贫开发 | 聚焦民生 | 通渭书画     精神文明 | 通渭名人 | 通渭风光 | 民俗文化

秦嘉 徐淑

/  时间:2010-12-03 15:46:21  来源:
 秦嘉 生卒年不详。字士会。东汉诗人。陇西(今属甘肃)人。桓帝时,为郡吏,岁终为郡上计簿使赴洛阳,被任为黄门郎。后病死于津乡亭。徐淑,生卒年及字号均不详。陇西人。秦嘉妻。秦嘉赴洛阳时,徐淑因病还家,未能面别。秦嘉客死他乡后,徐淑兄逼她改嫁。她毁形不嫁,哀恸伤生(《史通·人物》),守寡终生。 秦嘉、徐淑今存的诗文并收辑于严可均《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逯钦立《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
 
 秦嘉的《赠妇诗》三首,是东汉文人五言抒情诗成熟的标志。秦嘉、徐淑夫妇经历过缠绵悱恻的生离死别,他们的诗文赠答也成为文学史上流转的佳话。秦嘉的《赠妇诗》在时间上具有连续性。第一首写秦嘉即将赴京之际遣迎妇,徐淑因病不能返回面别,使秦嘉伏枕辗转,彻夜难眠。第二首写秦嘉想要前往徐淑处面叙款曲,终因交通不便等原因未能成行。第三首写启程赴京时以礼物赠遗徐淑,遥寄款诚。秦嘉在抒发难以排遣的离愁别绪时,把夫妇情爱放到彼此的人生经历中加以审视,点出少与多、早与晚这两对矛盾:“人生譬朝露,居世多屯蹇。忧艰常早至,欢会常苦晚。”“伤我与尔身,少小罹茕独。既得结大义,欢乐苦不足。”秦嘉抛别病妻远赴京城,使他们迟到和本来就深感不足的欢乐被生生剥夺,变得欢乐愈少,忧愁更多;艰难再次提前降临,欢会的日子不知推迟到何时。三首都有对车驾的描写,用来衬托诗人百感交集的复杂心情。“遣车迎子还,空往复空返”,传达的是失望之情;“良马不回鞍,轻车不转毂”,表现的是临路怅惘、徘徊不定;“肃肃仆夫征,锵锵扬和铃”,暗示车铃催促启程,流露出无可奈何之情。 秦嘉的《赠妇诗》是一组艺术成就较高的抒情诗,是汉代文人五言抒情诗的成熟之作。
  秦嘉与其妻徐淑是中国文学史上一对有名的恩爱夫妻。秦嘉、徐淑夫妻的爱情故事,因为他们的诗文赠答而成为文学史上的佳话。东汉桓帝时,秦嘉为郡上计吏,离开家乡陇西远赴洛阳。徐淑寝疾还家,不获面别,夫妻俩书信往还,诗词酬答,各叙款曲,情辞均悱恻动人,是较早以夫妻日常生活感情纳入文学作品视野并取得相当成就的佳话,秦的赠妇诗三首(五言)也是早期成功的五言诗之一。这些往还诗文,被梁代诗论家钟嵘评为“事既可伤,文亦凄怨”(《诗品》卷中)。在流传至今的赠答诗五首(《先秦汉魏晋南北朝·汉诗》卷六)中,秦嘉赠诗作为五言抒情诗的成熟之作,被视为东汉文人五言诗创作进入繁荣期的标志。夫妻往还书四篇(《全后汉文》卷六十六、九十六),以从容舒缓之笔,叙谈日常生活之事,抒写夫妻离别之情,为此前散文所未见,也受到文学史研究者的重视。 秦嘉、徐淑夫妻赠答诗,最早见于南朝陈徐陵所编《玉台新咏》卷一。往还书较完整的传本,则见于欧阳询所编《艺文类聚》卷三十二的征引。南宋姚宽所著《西溪丛语》卷下收录了全部的赠答诗文,但并未超出《玉台》、《类聚》所载的范围。成书于虞世南所作《北堂书钞》和成书于《太平御览》,对秦嘉、徐淑夫妻往还书都有一些零星引录
  
秦嘉
,其中有数条溢出《类聚》之外,已可见《类聚》所引并非全篇,这与欧阳询《艺文类聚序》“文弃其浮杂,删其冗长”的采择标准相吻合。《类聚》始创类事居前列文于后的类书编纂方式,改进了此前类书偏重类事不重采文及随意摘句而不成片断的不足,但对所录文字也并非不作删节。不能因为《类聚》所录诗文大部分自成段落,而误以为就是全文。
  赠妇诗三首
  一
 人生譬朝露。居世多屯蹇。忧艰常早至。欢会常苦晚。
  残缺的诗词古迹
  念当奉时役。去尔日遥远。遣车迎子还。空往 复空返。
  省书情凄怆。临食不能饭。独坐空房中。谁与相劝勉。
  长夜不能眠。伏枕独展转。忧来如循环。匪席不可卷。
  二
  灵无私亲。为善荷天禄。伤我与尔身。少小罹茕独。
  既得结大义。欢乐苦不足。念当远离别。思念叙款曲。
  河广无梁。道近隔丘陆。临路怀惆怅。中驾正踯躅。
  浮云起高山。悲风激深谷。良马不回鞍。轻车不转毂。
  针药可屡进。愁思难为数。贞士笃终始。恩义可不属。
  三
  肃肃仆夫征。锵锵扬和铃。清晨当引迈。束带待鸣。
  顾看空室中。髣髴想姿形。一别怀万恨。起坐为不宁。
  何用叙我心。遗思致款诚。宝钗好耀首。明镜可鉴形。
  芳香去垢秽。素有清声。诗人感木瓜。乃欲答瑶琼。
  愧彼赠我厚。惭此往物轻。虽知未足报。贵用叙我情。
  秦嘉妻徐淑答诗一首
  身兮不令。婴疾兮来归。沉滞兮家门。历时兮不差。
  旷废兮侍觐。情敬兮有违。君今兮奉命。远适兮京师。
  悠悠兮离别。无因兮叙怀。瞻望兮踊跃。伫立兮徘徊。
  思君兮感结。梦想兮容辉。君发兮引迈。去我兮日乖。
  恨无兮羽翼。高飞兮相追。长吟兮永叹。泪下兮沾衣。
  秦嘉答妇诗
  哀人易感伤。
  --------------------------------------------------------------------------------
四言诗欣赏
  《玉台新咏》
  述婚诗二首
  一
  羣祥既集。二族交欢。敬兹新姻。六礼不愆。羔鴈总备。
  玉帛戋戋。君子将事。威仪孔闲。猗兮容兮。穆矣其言。
  二
  纷彼婚姻。祸福之由。卫女兴齐。褒姒灭。战战竞竞。
  惧德不仇。神启其吉。果获令攸。我之爱矣。荷天之休。 赠妇诗
  暖暖白日,引曜西倾。啾啾鸡雀,群飞赴楹。
  皎皎明月,煌煌列星。严霜凄怆,飞雪覆庭。
  寂寂独居,寥寥空室。飘飘帷帐,荧荧华烛。
  尔不是居,帷帐何施。尔不是照,华烛何为。
 
 
  徐淑约公元147年前后在世)陇西(今甘肃东南)人,诗人秦嘉之妻,生卒年及字号均不详。 徐淑有诗集传世。(《补续汉书艺文志》)今所见者,仅《答夫秦嘉诗》一首及答书二通,余已亡佚。秦嘉赴洛阳时,徐淑因病还家,未能面别。秦嘉客死他乡后,徐淑兄逼她改嫁。她“毁形不嫁,哀恸伤生”( 《史通·人物》),守寡终生。秦嘉、徐淑夫妇恩爱,都能诗文。今存秦嘉诗6首、文2段;徐淑诗1首,文3段;除徐淑《为誓书与兄弟》外,都是夫妇往来叙情之作。秦嘉《赠妇诗三首》为赴洛留别之作:“临路怀惆怅,中驾正踯躅。浮云起高山,悲风激深谷。良马不回鞍,轻车不转毂。针药可屡进,愁思难为数”(其二),深情依恋,笃诚叮咛;“清晨当引迈,束带待鸡鸣。顾看空室中,仿佛想姿形”,“宝钗好耀首,明镜可鉴形。芳香去垢秽,素琴有清声”(其三),痴心絮语,真挚可爱。徐淑答诗说:“瞻望兮踊跃,伫立兮徘徊,思君兮感结,梦想兮容晖。”同样一往情深,无限衷诚。这几首诗的共同特点是:“絮叨衷情,如同对晤,明白如话,真实动人。钟嵘《诗品》把他们列入中品,以为“夫妻事既可伤,文亦凄怨”,并认为徐淑诗仅次于班婕妤《怨歌行》,为汉代难得的女诗人。而清代沈德潜说:“词气和易,感人自深,然去西汉深厚之风远矣。”(《古诗源》)恰道出他们的诗歌与无名氏《古诗》一样具有东汉后期文人抒情诗的时代特点。
  秦嘉《赠妇诗》三首和徐淑《答秦嘉诗》一首,是东汉文人五言诗当中出现较早、艺术上较有成就的一组五言诗。秦嘉、徐淑赠答诗创作上的成功,标志着东汉后期文人五言诗创作已趋成熟,五言诗的文人化倾向已趋明朗,五言诗体已告形成且开始活跃于诗坛。秦嘉、徐淑赠答诗还开创了赠答诗这一创作形式,开拓了五言诗题材上的创作领域。徐淑《答秦嘉诗》的骚体五言形式,是四言体、楚骚体与五言诗体相结合的产物,是五言诗体发展史上难得一见的活化石。秦嘉、徐淑今存的诗文并收辑于严可均《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逯钦立《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 说到徐淑的诗歌成就,还是要联系着秦嘉一起说的。夫妻二人都能诗文,今存秦嘉诗六首、文二段;徐淑诗一首,文三段;除徐淑《为誓书与兄弟》外,都是夫妇往来叙情之作。从文人五言诗的发展过程来看,秦嘉和徐淑占有重要的地位,其诗歌作品表明了文人五言诗的技巧渐趋成熟。诗歌评论家钟嵘更是在《诗品》中把他们列入中品。以为"夫妻事既可伤,文亦凄怨",并认为徐淑诗仅次于班婕妤《怨歌行》,为汉代难得的女诗人。作为一个具有独立人格的女诗人,徐淑一生为一个情字而活,为情坚守,为情发光。所谓"比目连心游,鸳鸯结伴啼。河枯石已烂,身影不见离"。
  
  秦嘉作《赠妇诗》道别:
  人生譬朝露,居世多屯蹇。 忧艰常早至,欢会常苦晚。
  念当奉时役,去尔日遥远。 遣车迎子还,空往复空返。
  省书情凄怆,临食不能饭。 独坐空房中,谁与相劝勉。
  长夜不能眠,伏枕独展转。 忧来如循环,匪席不可卷。
  徐淑《答秦嘉诗》
  妾身兮不令。婴疾兮来归。沈滞兮家门。历时兮不差。
  旷废兮侍觐。情敬兮有违。君今兮奉命。远适兮京师。
徐淑
  悠悠兮离别。无因兮叙怀。瞻望兮踊跃。伫立兮徘徊。
  思君兮感结。梦想兮容辉。君发兮引迈。去我兮日乖。
  恨无兮羽翼。高飞兮相追。长吟兮永叹。泪下兮沾衣。
  秦嘉与妻书:
  不能养志,当给郡使,随俗顺时,黾勉当去,知所苦故尔,未有瘳损,想念悒悒,劳心无已,当涉远路,趋走风尘,非志所慕,惨惨少乐。又计往还,将弥时节,念发同怨,意有迟迟,欲暂相见,有所属讬,今遣车往,想必自力。
  徐淑答书:
  知屈珪璋,应奉岁使,策名王府,观国之光,虽失高素皓然之业,亦是仲尼执鞭之操也,自初承问,心原东还,迫疾惟宜抱叹而已,日月已尽,行有伴例,想严庄已办,发迈在近,谁谓宋远,企予望之,室迩人遐,我劳如何,深谷逶迤,而君是涉,高山岩岩,而君是越,斯亦难矣,长路悠悠,而君是践,冰霜惨烈,而君是履,身非形影,何得动而辄俱,体非比目,何得同而不离,於是咏萱草之喻,以消两家之恩,割今者之恨,以待将来之欢,今适乐土,优游京邑,观王都之壮丽,察天下之珍妙,得无目玩意移,往而不能出耶。
  秦嘉辗转托人送给徐淑妆奁之物,《重报妻书》:
  车还空反,甚失所望,兼叙远别,恨恨之情,顾有恨(怅)然。间得此镜,既明且好,形观文彩,世所希有,意甚爱之,故以相与。并宝钗一双,好香四种,素琴一张,常所自弹也。明镜可以鉴形,宝钗可以耀首,芳香可以馥身,素琴可以娱耳。
  徐淑回信:
  既惠音令,兼赐诸物,厚顾殷勤,出于非望。镜有文彩之丽,钗有殊异之观,芳香既珍,素琴益好,惠异物于鄙陋,割所珍以相赐,非丰恩之厚,孰肯若斯。览镜执钗,情想仿佛,操琴咏诗,思心成结。敕以芳香馥身,喻以明镜鉴形,此言过矣,未获我心也。昔诗人有飞蓬之感,班婕妤有谁荣之叹,素琴之作,当须君归,明镜之鉴,当待君还。未奉光仪,则宝钗不列也;未侍帷帐,则芳香不发也。
  说到徐淑的诗歌成就,还是要联系着她老公秦嘉一起说的。夫妻二人都能诗文,今存秦嘉诗六首、文二段;徐淑诗一首,文三段;除徐淑《为誓书与兄弟》外,都是夫妇往来叙情之作。从文人五言诗的发展过程来看,秦嘉和徐淑占有重要的地位,其诗歌作品表明了文人五言诗的技巧渐趋成熟。诗歌评论家钟嵘更是在《诗品》中把他们列入中品。以为“夫妻事既可伤,文亦凄怨”,并认为徐淑诗仅次于班婕妤《怨歌行》,为汉代难得的女诗人。作为一个具有独立人格的女诗人,徐淑一生为一个情字而活,为情坚守,为情发光。所谓“比目连心游,鸳鸯结伴啼。河枯石已烂,身影不见离”
(编辑:twadmin 来源: )
相关新闻:
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 甘新办 许可证编号:6202005  陇ICP备13000857号 中共通渭县委宣传部主办主管
地址:甘肃省定西市通渭县平襄镇中街4号